為供他讀書!姐姐「省吃儉用」累出癌症 他拚命掙錢「熬白頭終成名」病魔又纏上父親

熟悉鄧超的人都知道,他的成名作是2003年播出的清宮戲《少年天子》


在演藝圈磨練多年、終於取得了成績本是件值得高興的事,然而也就是在那一年,他的大姐卻得了一場大病。

鄧超曾在採訪中說,大姐一直都是他心中的偶像,可見她在弟弟心中是多麼重要。

Advertisements

如今大姐生病,鄧超自然是不遺餘力地忙前忙後。

而就在鄧超大姐的情況穩定了一些的時候,母親的一通電話又帶來了一個壞消息,鄧超的父親忽然暈倒在家中。

那之後,鄧超又開始為救治父親而奔忙。

Advertisements

短短几年之間,鄧超的頭髮中就生出了絲絲灰白。

遙想10年前,可還是父母為叛逆的鄧超愁白了頭,誰會想到在時光的流逝中,鄧超已然默默擔起了這個家。


01

1979年,鄧超出生在江西南昌一個重組家庭中。

他的父親是一位大學教授,母親是一位工人。

Advertisements

鄧超出生時家裡有一位同母異父的大姐,和同父異母的二姐和哥哥,他排行第4,是家中最小的孩子。


Advertisements

因為孩子太多,所以鄧超的名字並不是包含著什麼美好的祝福,超其實就是超生的意思。


在那個年代要用三四十塊錢的工資養活這麼多個孩子,是有些吃力的。

所以在鄧家的用餐時間,就會出現一種奇怪的現象。

Advertisements

三個大一些的孩子每個人端著定量的飯菜,散座在屋子各處吃飯,只有最小的鄧超是和父母坐在餐桌前用餐的。


Advertisements

後來條件好一點了,全家可以一起坐在餐桌前吃飯了,鄧超的母親卻又成了默默吃剩飯剩菜的人。

雖然家庭條件清貧了一些,但鄧超童年的底色依然是溫馨快樂的。

如果說有什麼令他難過的地方,那大概是家中孩子發生爭執時,鄧超總是受連累挨打的那一個,因為在4個孩子里,父母只有修理他才不會被非議。


Advertisements

相比於偶爾亂施暴政的父母,大姐顯然是鄧超心中最可親的人。

鄧超的大姐十分寵愛這個弟弟,再加上當時父母工作忙,所以從一歲多開始,他就被姐姐帶進了學校。

最初大姐把鄧超藏在課桌下面,但是小孩子怎麼會老老實實待著不動,很快他就被老師發現了。


那位老師為了不影響上課,又將鄧超帶去了辦公室。

就這樣在大姐的教導和學校的熏陶下,他還沒上學就已經會背很多詩詞了。上了小學後三好學生的獎狀也是得了不少,各種興趣小組上他也是活躍分子。

小學時期的鄧超還酷愛看書,也喜歡逛書店,那時候他的大姐已經工作了。

而她每個月的工資除去有限的生活費,都用來給弟弟買書了。


02

也許是受了看書的影響,那時的鄧超身上有一種書卷氣。


他膽子也相對比較小,每當鄧超不聽話,只要母親和姐姐說,你是從垃圾箱撿來的,不聽話還要把你送回去,他都會瞬間乖巧起來了。

與其他喜歡英雄形象的男孩不同,當時最能引發鄧超共情的文藝作品是《雷鋒》和《白毛女》。

特別是《白毛女》,每次鄧超的姐姐只要一唱其中的歌曲,鄧超就會瞬間淚目,屢試不爽。


就是這樣一個文質彬彬、成績出眾的孩子,曾被父親當成了考清華的好苗子。

但讓人沒想到的是,進入青春期後鄧超完全變了一個人,用他自己的話來說,那可真是叛逆得令人髮指。

當時他把頭髮染得五顏六色,戴著耳環,腦後還留著一綹辮子,身上穿的衣服更是如同彩色鸚鵡一般。


此外他還瘋狂喜歡上了的士高,那時候鄧超經常逃課去舞廳和一群舞者玩在一起。

時間長了,他居然也能靠唱歌跳舞賺錢了,並且在90年代初,13歲的他每個月就可以賺到幾千塊。

雖然有了養活自己的本事,但在其他人眼裡他儼然已經成為了社會小青年,因為打架鬥毆,他還被勒令退學了。

父母見他這樣,自然是非常心痛的。他們百般規勸小兒子,可那時的鄧超卻非常目中無人。

他非常不禮貌地對父親說,你一個月才賺多少錢,我比你賺得還要多。


因為和父母經常話不投機、發生衝突,年少輕狂的他偷偷離家出走去了廣東惠州。

可以想象得到,十幾歲的孩子突然一聲不響消失了,這對於他的家人來說是多大的驚嚇。


03

叛逆的鄧超自然不會想到自己給家庭帶來的麻煩,他到了惠州依然是混跡在歌舞廳一帶,這邊他的父母開始了大海撈針般的尋子之旅。

靠著一點線索,他們跟到惠州一家家舞廳的找,終於在一家娛樂場所的電梯里看到了鄧超。


那天當父母出現在鄧超面前的時候,他的心突然軟了。

他離家還不到一個月,他的父母卻都滄桑虛弱了很多,兩個人的頭髮也變白了。

這一次兩位老人沒有再訓斥鄧超,而是溫聲軟語地勸他回家,鄧超也幡然醒悟了一樣順從地跟著父母回到了家鄉。

那次之後鄧超收斂了很多,在父母的鼓勵下他報考了江西藝術學院,考試當天鄧超表演的是朗誦唐詩《登鸛雀樓》和一段舞蹈。


那時候他早已經將小時候背得滾瓜爛熟的詩詞忘了個乾淨,這首《登鸛雀樓》還是他在考試前一晚現學現賣的。

不過好在鄧超雖然墮落過一段時間,但人確實聰明,再加上他與生俱來的超強表現欲,所以那天在考場上他的表現不錯。

那一次他順利進入了藝校,在這裡學習了幾年之後,父親又勸說他報考中戲。

抱著就算考不上也可以去北京看看長城的心態,鄧超和父親登上了北去的列車。

其實當時鄧超沒什麼自信,一試出來他就告訴父親沒什麼希望,但父親卻指著一邊的樹梢對他說,那兒來了只喜鵲,一定是好兆頭。


事實上鄧超確實進了二試,這一次鄧超考完依然有些心裡沒底,這時父親又指著樹說,剛才飛來一群喜鵲,一定有好消息。

而鄧超就在父親另類的鼓勵下進了三試。

這次考試鄧超將《登鸛雀樓》換成了《滿江紅》,把舞蹈換成了張學友唱腔的《鐵道游擊隊》,憑著這兩項才藝鄧超考進了中戲。

04

進入中戲是鄧超人生中的轉折點,從那時候開始他將精力放在了表演上,在同學們眼裡他就是個戲瘋子。


而在背後為鄧超提供學費、生活費的人除了父母,還有自幼疼愛他的大姐。

那時候的鄧超並不知道,父親其實得了糖尿病,只是一直沒有告訴他,已經知情的大姐既心疼繼父,又擔心鄧超錢不夠花,所以她才把節省下來的錢全都給了弟弟。

2002年,鄧超從中戲畢業,接連拍攝了幾部作品。

很快他就憑藉《少年天子》擁有了一定的知名度,而就在這時一直為鄧超付出著的大姐卻被診斷出得了甲狀腺癌。


在鄧超的一再要求下,大姐來到了北京接受治療,父母雖然也跟了來,但是他們畢竟年齡大了,而且也人生地不熟。

所以照顧大姐的事情自然落到了鄧超身上,拍完《少年康熙》之後他就一直待在腫瘤醫院,跑進跑出地護理著大姐。

在大姐被推進手術室的時候,還不忘露出個笑臉安慰鄧超,她不會知道,那個時候鄧超心裡真是五味雜陳,他對大姐也是萬分心疼。


幸好手術非常成功,大姐也一天天有了好轉。可誰也沒有想到,很快病魔又盯上了鄧超的父親。

那是2005年中的某一天,正在拍戲的鄧超忽然接到了母親的電話,她語氣焦急地告訴兒子,他的父親因為在家中暈倒被送入了醫院,而大夫給出的診斷是,有可能得了尿毒症。


聽到這個消息,鄧超腦袋一下就空了,他多希望這只是一場噩夢。


05

那大概是鄧超最絕望的一段日子,父親由母親陪著又輾轉到了北京治療。

當大夫悄悄告訴鄧超,他的父親可用的腎臟部分只有百分之10,且因為病人有糖尿病,不能做換腎手術的時候,他幾乎快要崩潰了。


他怎麼也不能接受,如工作狂一樣的父親竟然會病得這麼嚴重,看著病房中的父親,鄧超數次淚目。

但哭過之後他很快清醒了,當務之急是為父親賺夠每年15萬做透析的錢,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鄧超大量的接戲,拍戲之餘他還要趕回家替換一下照顧父親的母親。

雖然母親一直硬撐著,但其實她也是做過手術的人,鄧超可不想因為照顧父親又累壞了母親。


在這樣高負荷的工作和生活的壓力下,鄧超早早白了頭髮。

不過儘管有家人一直在精心照料著,鄧超父親病情也穩定過一段時間,但病魔無情,他的身體終究還是一天天衰弱下去。

在2011年,鄧超的父親因病去世了,老人家走得很突然,正在拍戲的鄧超並沒能看到父親最後一面。


對鄧超一家人來說,這無疑是十分悲痛的。

但相信他的父親看到了曾經叛逆的小兒子已經成家立室、事業有成,在告別那一刻,他應該也是安心的。


06

父親去世之後,鄧超對家人們更加關愛了。


無論多忙他都會每天給母親打一個電話,這個習慣一直保持了很多年。

對待姐姐他也是一如既往得好,如今他早已褪去了青澀,也有能力讓大姐的日子過得更好。


據說鄧超十分大手筆地送了姐姐兩套房子,姐姐經歷了那麼多也終於是苦盡甘來了。

而鄧超自己也有了孫儷陪伴,兩人自從結婚戀愛以來感情一直十分融洽。


幾年間他們生下了等等和小花兩個可愛的孩子。

升級成為父親的鄧超很願意陪伴兩個孩子嬉戲玩樂,每當他和兒子互動的時候,時常會想起童年時期的自己和父親嬉鬧的樣子。

近些年,鄧超頻繁出現在綜藝節目中,在觀眾眼中他搞笑幽默,總是充滿著活力。


但其實回歸生活,他也就是普羅大眾中的一個,他也有著自己的軟肋。

他如你我一樣在挫折坎坷中成長,也在成長中品味人生百般滋味。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