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無藝術背景!80歲老兵隱居荒漠30年「雕出夢幻地洞」 走進一看「超細緻雕工結合光線」美到令人讚嘆

雖說人類是群居的動物,但是當晚年厭倦人間紛擾的時刻,倘若能夠離群索居、專心打造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地,即使只有一個人,也感到輕鬆自在、無拘無束。一位藝術家在荒漠與世隔絕的生活中,不但重新找回了人生的意義,他驚人的作品與住所完美融合,也為當地帶來了許多觀光客。

新墨西哥有一處貧瘠的荒漠,當地怪石嶙峋,枯木叢生,但這個不毛之地,卻在十幾年來,吸引了成千上萬的旅行家跋山涉水前來「朝拜」,只因,在這片荒山野嶺中,隱藏著一個神似外星文明遺跡的洞穴空間。

Advertisements

這些洞穴宛如遠古舊神的聖殿,震撼而聖潔。

洞穴隨著山脈蜿蜒綿亘,初看彷彿是上帝雕琢的藝術品,隱藏在荒茫世間的神跡。

「光之洞穴」也因其奇觀,被《洛杉磯時報》評為避世的「聖地」。

Advertisements

全球最大新聞媒體BBC還為它專門拍攝了一部紀錄片。

然而這項壯觀的工程,並非出自神明的饋贈,也不是天然形成。

而是由一個高齡80歲的美國藝術家Ra Paulette,30年來孤身一人,在山中親手雕刻而成的。

Advertisements

難以想像,如此龐大的規模,僅憑一人之力築造。

因此,「光之洞穴」不僅是現代藝術裡程碑式的傑作,更是人類文明的奇蹟。


Advertisements

「光之洞穴」雖然壯觀,卻很隱蔽。

它倚山而建,掩藏在崇山峻岭之中,外人難以察覺。

想要瞻仰這處人為的奇異景觀,先要徒步越過一片人煙稀少的荒漠。

半路,只有一個毫不顯眼的木牌,為前來膜拜的遊人指引洞穴的方向。

Advertisements

到達目的地,一座高聳的山體突兀地佇立在廣袤沙漠中。

抬頭望去,山壁怪石叢生,十分險峻。

而山腳下一個原始粗糙的石造階梯,成為了通往地底奇幻世界的隱蔽入口。

Advertisements

沿著狹窄的階梯下行不久,眼前豁然開朗。

Ra Paulette創造的地宮奇景,呈現出奇特、野蠻、充滿幻想的視覺風格。

Advertisements

洞穴中,堅硬的山體被Ra Paulette塑造出柔軟的形態:

粗礪的山壁被打磨光滑;岩體輪廓的線條柔和起伏;

灰白的砂岩壁面上,地質原始的紋理縱橫交錯,映現出大理石般的光潔質感。

Ra Paulette以岩面作畫布,在上面雕刻出怪誕詭奇的壁畫圖紋。

一些洞穴裡的壁畫,像是遠古神話中的景象。

牆面上攀附著不明生物扭曲的「觸手」,奇花異卉盛放其中。

布滿鱗片的「觸手」向著高處洞口的方向延伸,就像深埋地底的巨獸,試圖掙脫束縛、破洞而出。

有些洞穴則像史前遺跡,壁面上雕琢著珊瑚表面那樣凹凸不平的紋路。

看上去就像是天然溶蝕的地貌,實際上卻出自人類巧奪天工的精雕細琢。

Ra Paulette保留了山洞內部錯綜複雜的地形,讓洞穴如同迷宮一般,不可測量的空間有一種擴張蔓延之感。

還有這個現代感滿滿的洞窟,建築風格能與土耳其著名的洞穴飯店相媲美。

壁畫簡約稚拙的筆觸,刻畫了人類鳳歌鸞舞的場景,頗有野獸派畫家馬蒂斯的風格。

洞穴內的設計兼具觀賞性與實用性:

Ra Paulette在壁面上直接鑿出了座椅、石床、燭台和凹槽。

並鑿刻出稜角分明、簡潔有力的圖騰紋樣,作為點睛之筆。

這些石雕傢具與洞穴渾然一體,毫無人工嵌入的痕跡。

Ra Paulette還在岩壁上鑲嵌了五彩斑斕的磚石,讓這個洞穴看上去就像出自建築大師高迪之手。

關於採光問題,所有洞穴的主要光源,都來自於日照的自然光。

Ra Paulette在洞穴天花板上,開鑿了一個通向外界的缺口,作為光源。

白天,從洞窟穹頂投射而下的一縷陽光,點亮了幽暗的地穴。

流動的光線遊走在靜止的結構中,空間的明暗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幻變。

逞奇眩異、光怪陸離。

在Ra Paulette看來,這束產生於廷得耳效應的光線,還存在著某種喻義。

廷得耳光,亦被稱作上帝之光。

在神學上,上帝之光象徵著神聖、崇高和救贖。

Ra Paulette堅信,居住在被上帝之光照耀的洞穴裡,能讓他獲得心靈的平靜,每日虔誠的禱告,都是與上帝的對話。

他花費30年時光雕刻洞穴,希望能築造出讓他靈魂棲息的避世之所。

在這個屬於他的一方天地中,沒有戰亂、沒有流離失所、沒有外界的侵擾。

如今80歲的Ra Paulette,被藝術界譽為現代藝術大師。

但實際上,他毫無藝術背景,沒有專業地學過建築設計,也沒有學過雕塑。

在專注造洞之前,他的人生渾渾噩噩、茫然若迷。

年輕時,他提槍入伍,奮戰沙場。

在戰爭中倖存下來後,又加入了海軍服役。

退役後,回到文明社會的Ra Paulette,感覺自己與周圍環境格格不入。

由於脫離社會多年,他沒有工作經驗。

加上戰爭,帶給他嚴重的心理創傷,也讓他難以融入現代社會。

為了逃避現實,他去往遠離城市繁華的農村,當了幾年農民。

但耕作的收成並不能維持他的日常生活。

於是他重返城市,從事著一些底層工作。

在找不到工作的日子裡,他甚至還當過無家可歸的街友。

直到1985年,Ra Paulette獲得了一份怪手駕駛員的工作,生活才逐漸好轉。

Ra Paulette覺得自己天生就很適合這份工作,他不僅僅是簡單在挖掘。

在和土地接觸的過程中,他開始想像自己把這些泥土、石頭塑造成別樣的形態。

藝術的靈感,就此萌生了。

但是,比起別的藝術家在畫室裡揉搓陶土和雕塑膏,Ra Paulette更願意像史前人類那樣,直接在山洞裡繪畫。

他嘗試在荒山中開鑿山洞,並模仿人類祖先的作畫方式,直接在洞窟的石壁上雕刻出寓意各異的壁畫。

他描述這是一種原始的衝動,置身於洞穴之中的感覺,就像重回母親子宮。

或許,正是山洞與世隔絕的環境,給予他足夠的安全感,可以過濾掉外界的紛爭。

1987年,他在阿羅約薩科峽谷完成第一座雕刻洞穴,立刻引起外界轟動,遊客紛至沓來。

第一件作品的成功,令Ra Paulette決定全身心投入創作之中。

於是,三年後,Ra Paulette帶上簡陋的鎬頭和鏟子,只身前往深山中創作,陪伴他的只有一隻小黑狗。

這一走就是數十年,一人一狗一直隱居山中,挖掘、鑿洞、雕刻,極少與外人接觸。

這些奇幻的洞穴,就是屬於Ra Paulette的「桃花源」。

為他拍攝紀錄片的導演感慨道:「忍受數十年的孤獨,創造如此壯觀的洞穴,可惜就連當地居民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在他聲名鵲起後,許多開發商想重金聘請Ra Paulette打造一處網紅穴居飯店,但都被他一一回絕。

因為他打造洞穴從不根據明確的藍圖,而是依靠直覺隨心所欲地創作,任由靈感帶他去往任何方向。

正是這種無拘無束的創作方式,令他的作品超脫了想像的邊界,神秘莫測。


何況,對於隱居山中數十年的他來說,錢財只是身外之物。

而洞穴藝術,才是他的終身信仰。

無法融入社會的Ra Paulette,在藝術中找到了重新與世界交流的方式。

他懷揣著理想主義情懷,徒手為自己打造出一個遠離世俗繁擾的「烏托邦」。

就如哲學家歌德所說:

除了藝術之外,沒有更妥善的逃世之方;

而要與世界聯繫,也沒有比藝術更好的方法。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