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價200億LV太子妃「找回失散的妹妹」!24年前「姐妹分離真相」網看傻眼:電視劇都不敢這麼拍

電視劇都不敢這麼拍!

幾天前,「太子妃」娜塔莉亞·沃佳諾娃找到了自己失散20多年的同母異父妹妹

兩人在機場重逢,喜極而泣。


Advertisements

網友也酸哭了:

天降太子妃、世界超模、身家200多個億......我也需要一個失散多年的姐姐!

然而,背後的真相讓人心碎——

這個妹妹,是娜塔莉亞親手送走的。

即使夫家坐擁世界第一時尚帝國,五個小孩家庭美滿,這20年來,娜塔莉亞卻老做一個噩夢:

Advertisements

「我夢到她握著我的小指頭。」

「我夢到她被壞人領養,過得不好。」

那年,她16歲,決定將剛出生的妹妹,送養。

娜塔莉亞綽號「水果娜」。

Advertisements

我11歲就出來和老媽賣水果,一趟拉30多箱,每箱重30斤。」

「我是講價高手,精明硬剛聞名市場,攤主都背地嘀咕:沒見過這麼狠的小妞。」

這世上所有的狠,都是生活逼的

今年40歲的娜塔莉亞身居巴黎豪宅,但閉上眼,曾經陰冷潮濕的童年便一一浮現:

Advertisements

老媽19歲就生下了她,話都沒說全,老爸就強制入伍,丟下孤兒寡母。


很快,老媽再覓新歡,生下了妹妹奧科薩娜

詎料,奧科薩娜生來腦癱+自閉症,新歡甩頭就跑。

Advertisements

「我只能輟學,和老媽賣水果。」


雖捉襟見肘,但咬咬牙還能湊活。奈何老媽不省心。

她先是愛上了一個精通PUA的年輕小伙,無疾而終。

小伙前腳走,親爹後腳就從部隊回來了,舊情復熾。

Advertisements


親爹打完卡又tm跑了,卻給水果娜留下「禮物」:

第二個妹妹克里斯蒂娜。


或許是母親太渴望愛情,或許是生活逼迫她必須找一個依靠。

一年後,老媽四墜愛河,珠胎暗結。

Advertisements

恭喜你,猜對了,男人又溜了。


三餐難繼,還得照顧一個病人,單靠水果攤,母女餓死未天亮。

老媽跑去找俄羅斯黑手黨借錢,九出十三歸,阿母大悲摧。

還不上?母債女還,你懂的。


眼看全家都要墜入無間地獄,娜塔莉亞唯有出此下策——

把剛出生的妹妹送養。

「我不想她和我一樣,一出生就要挨餓受苦,我希望她能得到愛。」

一切苦難,到我為止。

那天,她看了妹妹最後一眼,小手握住她穿過柵欄的一根手指,像一場永別的拉鉤。

「我保證,我們會相見的。」她哭著發誓。

命運如同一張巨大的賭桌,而這位一無所有的少女,決定梭哈。

為了還債,她一邊賣水果一邊當模特,為去走秀,她3個月學會了英語。

時至今日,人們依然對此事嘖嘖稱奇,她卻雲淡風輕:

「跌落谷底的人,發生在身上的,只會是更好的事。」

她賭贏了。

單是出道第一年,她就拿下35場大秀,旋風卷地,所向披靡。

時尚界封為:超新星。

天文學上,超新星平均30年才爆發一次,但娜塔莉亞實現逆襲,只用了短短5年。

她被譽為High Fashion四大戰神之一,連爆18國超過80張《Vogue》封面



水剪雙眸點絳唇,玉腿一掃,便是一個時代。

秀場鋒芒畢露,情場驚天動地。

2001年,她嫁入英國最富有的家族波特曼家族,夫家光在倫敦市中心,就有100英畝黃金地產。

豪華大婚,連生三娃,昨日菜場水果娜,今朝人間富貴花。

10年後,她和丈夫離婚,又帶三娃嫁入了LVMH時尚帝國,榮升太子妃。

雖二人前年才正式登記,但不影響她三年抱兩,穩操勝券。

但縱飛上枝頭,娜塔莉亞從未丟下自己的原生家庭

頭婚,她便簽訂協議,保障老媽和兩個妹妹今生衣食無憂。

事業一穩,她就把二妹接到身邊,供她上最好的大學。

世事茫茫難自料,她必須為家人兜底。

但她有一個心愿難圓:找回小妹。

剛出道時,她一拿到錢就回老家尋人,甚至還請了私家偵探,可惜音訊全無。

根據俄羅斯法規,孩子被領養后,信息絕對保密。

隨著生兒育女,娜塔莉亞的心病日深,噩夢頻襲:
「如果小妹不被愛怎麼辦?如果她又遇到一個像我親爹一樣的繼父怎麼辦?」

「我會內疚一輩子。」

遍尋無果,她選擇一股腦扎進慈善,希望幫助更多苦難的孩子。

2004年,她創辦了「裸心基金會」,為俄羅斯貧困地區的兒童,建造公園。

「小時候,我和姐妹們因為貧窮和殘疾,沒有快樂,長大后,我希望為老家孩子,造一個童年。」

截止去年,她已經建了190個公園

2010年,她與品牌合作,把銷售所得捐給HIV機構,從而為孕婦提供檢測和藥物。

「我希望每個孩子都健康,都去看看太陽。」

最後,超過18000位孕婦受益。

2021年,她成為聯合國生殖健康大使,力求消除女性月經恥辱。

「女孩,你不必羞恥。」

每一次月經,都是月亮對潮汐和你的牽引。

或許是善有善報,2016年,娜塔莉亞看到曙光。

她進行了第一次DNA測試,該網站會給她發送潛在親屬的信息。

她滿懷希望等待,一年,兩年,三年......

1000天過去,除了大海撈針的失望和多如飛雪的郵件,一無所獲。

「太痛苦了,我放棄了。」

那天,她沒有發現,在茫茫郵件中,有一封署名為:珍妮弗·伯恩斯。

旁邊寫了兩個字——配對。

珍妮弗從小就知道自己是領養的。

她體型高大,16歲就長到快178cm,怎麼看都不像美國父母所生。

24年前,父母本打算收養一個男孩,看她怪可憐的,便把她也帶回了家。

這些年,她生活安穩,爸媽寵愛,大學讀機械工程,還入職了建築公司,她知足了。

我從沒想過有可能見到我的親生家人,何必呢?在某種程度上,這是我在保護自己。有一些不安全感,這在被收養的孩子中很常見。」

2019年,DNA網站大火,她也好奇地進行了檢測,沒想到,沒幾天就配對了。

就是娜塔莉亞放棄的那天。

她給娜塔莉亞寫了一封信:「我過得很好,希望你也過得好,此信不回也沒事。」

果然沒回

她長嘆一口氣,或許這就是結局。

但拉過的勾,一百年不許變。

娜塔莉亞的二妹,恰好註冊了網站,恰好也匹配了珍妮弗。

這一次,沒有放棄。

兩位姐姐給珍妮弗寫信:我們一直在找你!

娜塔莉亞笑道:這輩子沒那麼緊張過。

不敢貿然見面,小心翼翼地聊天,壓抑著激動心情,暗訴多年思念。

終於,兩人決定視頻聊天,第一眼,娜塔莉亞彷彿看到了媽媽的影子。

那一晚,姐倆聊了3個小時。

今年,在徵得養父母同意后,娜塔莉亞邀請小妹來了一趟歐洲旅行。

「你不必改變你的生活,我只想你開心。

24年了,母女幾人終於同框,這一次,不是在濕冷的水果攤,而是在繁花似錦的城堡里。

看著妹妹,娜塔莉亞自豪地說:

「我一輩子沒上過高中,但我兩個妹妹都上了大學。」

「我小時候孤獨又辛苦,但我的家人再也不用受苦。」

那天,融和天氣,落日熔金,娜塔莉亞和妹妹談心,講起這些年。

24年,長得像隔了山河,又短得像一首兒歌。

「你多給我看看你這些年長大的照片、視頻哦!」

「我怕你看了會哭啊。」

「哭沒所謂,最重要是幸福的眼淚。」

風裡,娜塔莉亞眼裡閃著微光,像在說——

姐姐我啊,沒有食言哦。

「我保證,我們會相見的。」

那是24年前,姐妹倆的約定。






文章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