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軌整容醫生!她走紅歌壇「和億萬富商結婚」 丈夫出軌女主播「反擊轉移財産12億」和前夫反目成仇


當年的陳紅,憑藉一首「常回家看看」紅遍歌壇,

可人到中年,卻飽受「家散」風波困擾。


1968年,陳紅出生於哈爾濱。

父親在部隊文工團工作,母親則是評劇演員。

文藝氛圍濃厚,從小受到了很好的鍛煉和熏陶。

20歲,陳紅考上了哈爾濱大學音樂系。

就在這期間,全國青年歌手電筒視大獎賽正由中央電視台主導舉辦。

陳紅參加了第三屆的比賽,並獲得了熒屏獎。

Advertisements


第二年,春晚的舞台上,就出現了一位21歲的新人。

《單程車票》,這是她當年在春晚上演唱的歌曲。

隨後,她又參加了第四屆的比賽,陳紅獲得了通俗唱法的三等獎。

於是,1991年的春晚舞台,她又順利登台

其後第五屆歌賽,陳紅又獲得二等獎。

與她一同獲獎的,還有後來的流行歌手毛寧。

這一年的春晚上,她與毛寧合唱了歌曲《歡樂進萬家》。

陳紅雖然只有24歲,但已經上了三屆春晚。


Advertisements

相比於其他新人,陳紅已經十分的幸運。

除了能夠頻繁登上重大的舞台,她也在這期間先後出了兩張專輯。

1999年,《常回家看看》在春晚響起。

憑藉這首歌,陳紅的歌唱生涯也達到了頂峰。

說起這首歌,背後還有很多鮮為人知的故事。

車行是《常回家看看》的詞作者,他是黑龍江電視台的導演。

曲作者戚建波,則在威海從事教育工作。

兩個人都不算是音樂圈內的專業人士。

在《常回家看看》創作出來之前,車行曾寫過一首《好日子》。

這首歌後來被宋祖英演唱。


Advertisements

戚建波的專業雖然是音樂,不過大學畢業後常年從事教育工作。

在這之前,他也只為《當兵的忠誠》、《中國娃》、《中國志氣》譜過曲。

車行和戚建波相識於1991年的一次活動。

兩個人之後並沒有太多的往來,

只是在《中國娃》唱火後,車行曾給戚建波打電話表示祝賀。

《常回家看看》,是車行在1996年的出差途中寫好的。

他說,這首歌是自己的真情流露。

1995年9月,車行67歲的父親去世。


Advertisements

悲痛的車行回想起以往的日子,發現與家人在一起的歡樂時光太少。

參加工作前,經常和父母吵架鬧彆扭。

而參加工作後,又是很少回家。

所以父親的去世,讓他的內心充滿了對父母的深深思念。

在1996年的出差途中,看著窗外掠過的景色,他又一次想起了父母和家人。

收住眼淚之後,他就在紙上寫下了「常回家看看」五個字。

於是,一首極其普通但又飽含深情的歌詞很快就躍然紙上。


Advertisements

1998年1月,戚建波收到了來自東北的歌詞,他和車行經常這樣交流。

當他看到《常回家看看》,立刻就被樸實無華的歌詞所打動。

接著只用了十幾分鐘,曲子就很自然地譜出來了。

一切都是那麼真摯而又自然。

然後他打電話給車行,並且給車行哼唱了一遍。

車行在電話那頭告訴戚建波,就是這種感覺。

歌寫出來了,在跟朋友聚會或者參加活動時,戚建波都會把這首歌介紹給大家。

詞作家石順義以及趙本山等人,都聽過這首歌。

大家都認為,這首歌誰唱誰火。

彼時,屠洪剛、郁鈞劍、付笛聲、江濤等人,都想唱這首歌。


Advertisements

戚建波則通過電台,了解到了歌手耿寧。

他覺得耿寧的外形以及歌唱的感染力度,非常適合唱《常回家看看》。

於是,1998年3月,戚建波和耿寧在北京相聚。

他們與一家文化公司簽了協議。

公司以15萬元的價格,買下了歌曲以及發行的權利。

不過後來MTV遲遲沒有拍出來。

於是當年的5月份,戚建波又和耿寧重新簽了協議。

他們爭取要將這首歌帶上國慶晚會、元旦或者春晚晚會的舞台。


Advertisements

此後有媒體報道,說耿寧有可能會上春晚。

不過戚建波和車行得到的消息是,沒有獲得過全國大獎的歌手,是根本上不了春晚的。

再加上戚建波和車行對耿寧拍出來的MTV並不滿意。

因此,這首歌究竟由誰來唱,便又沒了人選。

就在此時,已經連續上過幾屆春晚的陳紅找到戚建波,表示想要唱這首歌。

戚建波就將演唱權給了陳紅。


其實就在這期間,為了能讓《常回家看看》上春晚,耿寧曾專門去登門拜訪過詞作家閆肅。

閆肅覺得這首歌不錯,也將歌曲推薦給了春晚的導演。

而郁鈞劍也曾想要唱這首歌,他覺得用民族唱法來演唱的話,效果會相當不錯。

最終,陳紅帶著這首歌走上了春晚舞台。

陳紅、蔡國慶、江濤、張邁在春晚聯合演唱了這首歌。

於是,這首歌以極快的速度在全國流行開來。

歌曲紅了之後戚建波推算,當年以這首歌為主打歌曲的磁帶光碟等等,銷量在一千萬以上。


而詞作家車行和曲作家戚建波,除了賣歌得到的3萬塊錢,

以及獲得最受觀眾喜歡的春節晚會節目歌舞類一等獎得到3000塊之外,

兩個人在經濟上沒有任何收穫。

陳紅則憑藉這首歌,在全國大火。

而且《常回家看看》,成了她在各地演唱時的必唱曲目。

事業蒸蒸日上的同時,陳紅收穫了自己的愛情。

後來她曾表示自己的愛情屬於「收費站愛情」。

彼時,她和李軍每天開車路過同一個收費站,一來二去就慢慢熟絡起來了。


李軍是內地富商,身家幾十億,他有自己的公司和事業。

陳紅的大部分精力,也都放在了工作上。

兩個人看起來不會有什麼大的交集。

但最能打動陳紅的,是李軍會做飯。

這讓陳紅的心一下子敞開,

因為她的母親曾經告訴過她,以後嫁人,一定要找一個會做飯的男人。

就這樣,陳紅和李軍在2001年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結婚之後的陳紅,開始有意地減少公開演出的次數。


她把自己大多數的精力,都放在家庭上。

尤其當孩子出生後,陳紅幾乎慢慢淡出了歌唱圈而只是活躍在幕後。

一個是歌唱界的紅人,一個是投資界的大拿,都以為他們的婚姻能長長久久。

可惜10年之後,卻傳出了陳紅與丈夫婚姻出現危機的消息。

那是2011年,有爆料稱,陳紅和李軍已經在鬧離婚了。

但是因為李軍龐大的財富帝國,財產的分割使得這場風波並沒有持續。

不過在當時,雙方對於離婚的事都進行了否認。


陳紅的經紀人還表示,他們夫妻之間的感情一直很穩定。

雖然也會因為家庭瑣事而吵嘴,不過跟其他的夫妻關係都一樣,並不會鬧到要離婚的地步。

所以,當年的這個傳聞,最後也就不了了之了。

然而,就在大眾快要將這件事忘記的時候,

陳紅的丈夫李軍卻在2013年曝出了一個驚天大瓜。

2013年8月,李軍因為打破玻璃窗、

強行闖入女主播沈星在香港的住所滋事,隨後被香港警方拘扣。


媒體隨後爆料,李軍在婚內出軌。

而之所以在沈星家裡滋事,是懷疑沈星在屋裡藏有第三者。

甚至在被警方抓走的時候,李軍嘴裡還大喊著「她花了我一千萬」。

很快有報道指出,在當年的3月份,李軍就到香港九龍塘翡翠閣沈星的住所毆打她。

而且,李軍還一再使用電話或者網路,對沈星進行威脅。

李軍被帶走後,警方指控他非法闖入民宅,以及持有違禁武器。

他被一直收押到2013年9月4日。


在繳納了120萬港幣現金後,他才被保釋出去。

保釋的條件是,交出證件並且不能離開香港。

在得知李軍取保候審後,沈星打破了沉默,委託律師向李軍提出民事訴訟。

沈星還在網上表示,自己這段緋聞就像「油爆蝦」。

必須得講清楚,不然沒有擦乾水分就會油花四濺,傷人傷己。


沈星要求法院向李軍發出禁止令,阻止李軍恐嚇或者直接接觸她,

尤其是禁止他走近自己的住所以及工作地點30米範圍內。

同時,她還向李軍提出了索賠。

當年的12月,因為李軍遵守了禁令,最終被律政司獲准離開香港。

本以為此事就此終結,但是到2014年3月12日,沈星再次控告李軍藐視法庭。

因為李軍還是在不斷騷擾和恐嚇她。

隨後,香港法院對李軍作出了缺席審判。

他被判處有期徒刑6個月,緩刑兩年,同時賠償10萬港幣。

而騷擾事件再度進入公眾視野後,人們得知,陳紅和李軍已經協議離婚。

經紀人向媒體表示,此前陳紅並不知道丈夫出軌,直到去年騷擾事件發生,她才得知此事。


離婚之後,兒子達達由陳紅撫養。

陳紅的經紀人還表示,離婚之前,李軍試圖挽回兩個人的感情。

並且哭著表示,「一切都是自己作的」。

感情風波看似平息,然而接下來的四五年時間,曾經的夫妻開始對簿公堂。

以至於從2015年6月開始,李軍將矛盾公開化。

他隨後在網上發布了一篇聲討前妻陳紅的文章。

在文章中,李軍斥責前妻陳紅整形、出軌、貪婪、自私。

更為關鍵的是,他指責前妻試圖通過欺騙、偽造簽名的方式,轉移他名下的資產。


李軍說,2001年結婚的時候,他原本以為收穫了人生的幸福,沒想到卻是噩夢的開端。

陳紅雖然是軍旅歌手,但是收入其實並不高,但消費卻越來越高。

李軍表示,陳紅當時每個月信用卡的消費都在50萬左右。

而每到月底,他就會給她全部還清。

與此同時,他還給她買了大量房產,房產證上寫的都是陳紅的名字。

所以李軍後來在微博上才喊出,「她花了我上億」。

李軍說陳紅為了保住青春容貌,便去做了全面整形。

不過很快就被他發現陳紅出軌了整容醫生。

憤怒的李軍扇了妻子耳光,而陳紅則祈求丈夫原諒自己。


李軍選擇了退讓,不過事後他發現妻子並沒有悔改。

於是,李軍在2008年選擇了和陳紅分居。

按照李軍的說法,分居期間,家裡的費用也由他來承擔。

因為分居時間太久,所以兩個人已處於事實上的離婚狀態。

一直到李軍和沈星的風波爆發之後,李軍說多年不聯繫的陳紅突然來找她了。

他說,陳紅想通過協議離婚的方式,並以房子做抵押貸款,進而解決公司現金流的問題。

李軍就答應將公司50%的股權轉讓給陳紅。

不過李軍很快發現,陳紅接下來的一系列操作,試圖在侵佔他的全部資產。

李軍說在2014年3月協議離婚之前一個月,

利用收買的方式,將高層的員工拿下,而後陳紅順利拿到了公司的印章。

其後她便偽造了李軍以及股東的簽字,掌控好這一切。

公司的部分資產則被轉移到了她母親李善榮的名下。


所以在李軍看來,

在陳紅同意跟他協議離婚之前的幾個月,她就已經在著手做這方面的事情了。

李軍說公司被陳紅陰謀奪取了,導致他和家人都失去了經濟來源。

他還說陳紅接手公司後,完全不懂經營,

不但隨意開除此前的創業同事,而且還指使弟弟威脅李軍的家人。

於是,曾經的小舅子威脅姐夫,跟我姐作是沒有好下場的。

感情風波,最終變成了對幾十億元資產處置的財產糾葛。


除了在網上發文爆料之外,

李軍隨後在2015年6月底,將前妻陳紅告上法院,要求法院判令此前的股權轉讓協議無效。

而且,李軍還公開表示,稱陳紅將自己名下的12億資產非法轉移。


而在陳紅看來,2013年李軍在香港發生滋事風波後,

他將公司的經營權轉讓給自己,隨後他自己反悔了,所以才要上訴。

這場官司隨後持續了兩三年的時間。

2016年9月,法院判定李軍勝訴。

陳紅不服,在2017年7月又提出上訴。


陳紅還表示,兒子曾質問李軍,為什麼要在網上誹謗母親。

李軍告訴兒子,網上的內容不是自己寫的,而是律師團隊操刀的。

此事在2017年12月塵埃落定。

法院判決李軍解除轉讓合同行為有效。

隨後李軍也確認自己拿到了法院終審判決,並拿回了公司的管理權。

末了,李軍還不忘再「踩」上前妻一腳。

他說陳紅當年11月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回答有關官司進展情況時,欺騙媒體、信口雌黃。

而在陳紅一方,也堅稱是自己勝訴了。

不管誰輸誰贏,因離婚引發的扯皮了幾年的財產糾紛,終於平息了下來。

《常回家看看》成就了陳紅,不過結婚之後的她,基本上選擇了退出。

人到中年,和曾經的丈夫反目成仇,

一場官司持續幾年,歲月也早已將她過去歌唱成就蕩滌得所剩無幾了。

短視頻興起後,許久不露面的她也出現在網上。

2020年6月,陳紅上傳了一段在家裡廚房的視頻。

廚房奢華的裝修不禁讓人側目。


不過,隨即就有網友留言:騙你老公多少錢,這麼高興。


而在今年的8月20日,許久不露面的陳紅再次現身。

她參加了一個護膚品牌的簽約儀式,


如今,52歲的陳紅,雖然看起來精神狀態不錯,但是整張臉看起來很浮腫。

網友紛紛表示,這臉看起來很嚇人,像是打氣了。



對於一個大眾遙遠記憶中的歌手,某種程度上而言,她早已不是年輕人關注的對象了。

畢竟,生活是向前的,永遠不會停滯或者後退。

至於她和前夫,早已離林飛散。

各自安好,才應該是人生後半段的狀態。


文|新堂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