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封歌后!卻毅然「隱退赴美留學」回歸變落魄 被3個男人拋棄「洩55歲近況」:充滿感激

1989年,香港樂壇處處瀰漫著哀傷。

張國榮宣布告別歌壇。

譚詠麟不再領獎。

梅艷芳退出任何的獎項競爭。

一代歌姬陳慧嫻也決定暫別歌壇,遠赴美國攻讀心理學。

8月的那個夜晚,她在香港紅館哭得梨花帶雨。


一首《千千闕歌》,讓在場無數人動容。

「明晨離別你,路也許孤單得漫長。

一瞬間太多東西要講,可惜即將各一方。」

她身著精美婚紗,眼裡含淚。

幾度哽咽。

Advertisements

幾度失聲。


那年,她的事業正值高峰。

紅極一時,與歌壇一姐梅艷芳分庭抗禮。

經紀公司多次挽留,她毅然決然選擇了離開。

站在舞台上,她輕輕擺手,彷彿在說:

「別了,璀璨的香港樂壇。」

或許,她從未想到,這一別竟成了自己跌入谷底的開始。


18歲的陳慧嫻,清純可人。


Advertisements

戴著一副眼鏡,儼然乖乖女的模樣。

她熱愛唱歌,常常出現在學校的各大晚會上。

一次偶然的機會,她被星探發現。

出唱片。

當歌星。

開演唱會。

這些離她生活很遠的字眼,突然全部跑到了她的眼前。

她不停地問:「我,真的可以嗎?」

工作人員坦言:「其實,你長得不算漂亮,但你真的適合唱歌。」


Advertisements

18歲的少女,自尊心有些受挫。

但唱歌二字,讓她蠢蠢欲動。

一曲《逝去的諾言》,陳慧嫻就此走紅歌壇。

清亮的歌喉。

獨樹一幟的外表。

她脫穎而出。

十大中文金曲頒獎典禮上,她一舉奪得最有前途新人獎。


勢頭之上,公司為她加大宣傳力度,精心製作專輯。

僅僅幾年的時間,她金曲頻出。

《跳舞街》、《傻女》、《人生何處不相逢》......

舞台上的她,成了百變公主。

Advertisements


偶爾是靈動的舞女。

偶爾是痴情的傻女。


那時,無人不知歌姬「嫻公主」。

在那個群星雲集的年代,陳慧嫻與林憶蓮,劉美君,鄺美雲並稱為「四大花旦」。

直到《千千闕歌》的出現,陳慧嫻歌壇地位再次飛升。

Advertisements

人人都說,「陳慧嫻是梅艷芳的最佳接班人」。


要知道,那時的陳慧嫻才剛剛24歲。

星途坦蕩,熠熠生輝。

她成了香港樂壇冉冉升起的紅星。

然而,命運捉弄。

陳慧嫻的父親厭惡娛樂圈的複雜,向她提起了當初的約定。

「如今你已成名,該去讀書。」

一句話讓陳慧嫻語塞。

父親一直反對她進娛樂圈。

那年,她苦苦哀求,承諾了家人在未來會完成學業。

時間已到。

Advertisements

一邊是如火如荼的事業。

一邊是父母的期望。

陳慧嫻,最終選擇了後者。


四年時間,說短不短,說長不長。

陳慧嫻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輕鬆。

Advertisements

她不用在意歌壇之爭。

不用在意媒體記者撰寫的八卦報道。

更不用應付那些錯綜複雜的人際關係。

與此同時,香港樂壇也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葉倩文稱霸歌壇。


年輕一代的女歌手迅速崛起。

有著別緻嗓音的王菲。


晉級歌壇天后的鄭秀文。


氣質歌手彭羚。


才氣、相貌,樣樣不輸陳慧嫻。

1992年,經紀公司終於坐不住了。

他們飛往美國找陳慧嫻錄製了一張新專輯《歸來吧》。

意外的是,專輯銷量頗好。

一首《飄雪》成為了被大眾傳唱的曲目。

另一首《紅茶館》再次讓她拿下十大中文金曲獎。

她不在江湖。

江湖卻對她念念不忘。

這一切讓她再次鼓起了唱歌的勇氣。

「原來,他們一直在等我回去。」


1995年,陳慧嫻完成學業,再次重返歌壇。

公司為她量身打造《welcome back》,寓意回歸。

銷量並未讓人失望,連續6周蟬聯銷量冠軍。

陳慧嫻依然是陳慧嫻。

只是不得不承認,與當年相比,她的人氣還是下滑了。

新人輩出的樂壇,人人都想分一杯羹。

對陳慧嫻而言,更難以接受的是——

回歸後,她已然從一代歌后變成了歌星。

幾年的時間,製作團隊已經換了一批新人。

他們未曾親眼見證過八十年代的香港樂壇。

對陳慧嫻的了解僅止於——留學回來的歌手。


20歲時,她一路順風順水。

名氣、地位、金曲,樣樣都有。

回歸之後的她,30歲了。

找不到巨星的感覺。

找不到在公司的位置。

人也變得不再年輕。

《千千闕歌》的傳奇,也再未發生。

她嘗試換了新的經紀公司,但仍然沒能"涅槃重生"。

一切不順心,都向她紛至沓來。

包括她賴以為生的那一份份愛情。


當陳慧嫻從美國歸來,她最愛的男人歐丁玉已經結婚了。

歐丁玉是她的初戀男友,也是頂級音樂製作人。


喜歡上他的時候,陳慧嫻只有20歲。

歐丁玉大她8歲。

初遇時,小小個子,嗓音高亢的陳慧嫻給歐丁玉留下深刻印象。

他的保護欲迅速燃起。

工作上,事無巨細,無微不至。

《傻女》、《千千闕歌》等金曲都是歐丁玉為陳慧嫻打造的。


兩人拍拖期間,歐丁玉非常遷就女友。

陳慧嫻任性,有時不想錄歌,就會找借口搪塞。

歐丁玉一一順從。

工作上,有男友保駕護航。

陳慧嫻從未憂慮過什麼。

她對歐丁玉的依賴,也漸漸成了習慣。

以至於當初離開香港,遠赴美國,都是男友相送。

陳慧嫻不會開車,不認路。

歐丁玉主動開車買回來陳慧嫻會用到的日用品。

枕頭、被子、廚具、紙巾......

沒有一樣東西落下。


當男友回國,陳慧嫻在欄桿邊望著,泣不成聲。

或許,她對這段感情也曾篤定過吧。

然而,異地情緣,終究是個考驗。

時差的不同,生活節奏的不同,讓兩人漸行漸遠。

歐丁玉渴望家庭,陳慧嫻卻是一隻不想落地的鳥。

當另一個女孩出現,兩人就此分手。

六年感情,落下句號。


多年後,當陳慧嫻提及歐丁玉,她說:

「歐丁玉是最愛我的人,他真的是個很好的男人。

不過想起來,也是緣分註定我們要分開的。

曾經在一起過就夠了,至少知道有人曾經那樣疼愛過我。」

人和人的緣分似乎就是這樣。

到了一定階段,彼此不適合了。

分開就成了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令人唏噓的是,在離開歐丁玉后,陳慧嫻的感情之路變得跌跌撞撞。

造型師張卓文,是她的第二任男友。


戀愛期間,陳慧嫻以男友為自己生活的中心。

張卓文事業心重,他沒法像歐丁玉一樣把陳慧嫻寵溺得像個孩子。

「我以為自己可以治好他,可是我失敗了。」

2002年,兩人分手。

又一個六年,被吹散在了風中。

在愛情里,陳慧嫻一直是令人心疼的傻女。

一而再,再而三的分手。

名氣上的一落千丈。

她的心裡一直有著一塊隱秘的傷疤。

但她不愛說,不愛抱怨。

直到她最寵愛的貓咪跳樓身亡,離她而去。

她心裡的弦徹底崩塌。


患上焦慮症後,她不得不再次告別歌壇。

養病期間,緣分又一次降臨。

陳慧嫻的主治醫師謝國麟對她展開追求。

當時的她,萬念俱灰,對生活不抱希望。

謝國麟悉心照顧。日日開導治療。

陳慧嫻似乎找到了當初與歐丁玉在一起的感覺。

第三次墜入情網。


可惜,在第四年時,陳慧嫻再度宣布恢復單身。

分手原因,眾說紛紜。

有人說,是謝國麟被發現出軌同診所的護士。

有人說,陳慧嫻為挽回感情幾度自殘。


在陳慧嫻這裡,她不願多談,但句句都在為對方說話。

「是性格上不合,不是因為男方出軌。」

「他也很慘,他不是圈內人,卻無辜地被我扯了進來,許多他無需對外公布的私事,卻被人挖出來。」

譚詠麟笑她在感情上是傻大姐。

她不反駁,繼而幽幽地說:「歲月無悔。」


從嬌羞玉女到雲淡風輕的大笑姑婆。

陳慧嫻用了整整30年。

過去歷經的滄桑,成了內心堅定的基石。

讓她長大,讓她看清世界。


如今的她,孤身一人。

提及愛情,她不再是從前那個眼裡放光的女孩。

更多的是釋懷和坦然。

「碰到一個適合的,我喜歡的,正好他也喜歡我的人,太難了。」


如今的她,55歲。

更願意聽從天命安排。

事業上,不爭不搶,把唱歌當成愛好。


不再活在他人的期待下,更多的專註自身。

擺脫了天后,擺脫了名利。

她活得比以前輕鬆。

如今,再問及她的夢想。

她說:「做一個樂天派,甚至做個250,哈哈哈。」

到頭來,原來人生最想要的還是開心。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